快捷搜索:  

留学路上的选择:是否签约中介?

原创 胡悦 陈美瑜 复旦人周报近年来,国内留学市场快速发展,相关中介机构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吸引了众多有此需求的学生和家长。
是签约中介,还是自己独立申请?几乎每一个选择前往国外求学的人都面临过这样的难题。
大多数人选择了前者——《2018中国留学白皮书》显示,超过七成人通过留学中介申请海外院校。曾经的小舟也是其中的一员,但在gap一年之后,她向学弟学妹给出了截然相反的建议。
编辑 | 郁淳言
主笔 | 胡悦 陈美瑜
记者 | 胡悦 陈美瑜
DIY:一个人的奋进之旅
留学中介提供的服务主要分为两种:全包和半包。在半包模式下,申请者掌握着更多的主动权,留学中介的导师虽然会给予留学进程上的相关建议,例如何时备考雅思等,并帮助修改简历和文书,但这些帮助都具备一定的限制——修改简历仅限于英文,文书则需要在小舟提供的基础版本上进行修改。与之相比,全包的模式下,留学中介的干预程度会更高,尤其是在选校沟通方面,投入的精力和时间也会更多。
相对自由的半DIY模式与留学中介的机制漏洞结合在一起,带给17级经济学院小舟第一个留学申请季的影响是巨大的。
她所签约的留学中介分派导师时,只会看导师的硕士项目、学生的申请项目间的相关度。小舟的申请意愿与英国经济学相关,因此中介给她派的导师,硕士是剑桥金融经济学。当时大二的她在知道导师的硕士背景后,顿感心里十分踏实。
但在后续和导师的聊天中,小舟才了解到,她的这位导师其实是英国本科。提到这点,小舟无奈地表示:“因为导师是英国本科,对国内的绩点高低没有一个感知,即使我要申请牛津、剑桥,他也会跟我说没问题。有的项目偏好有工作经验的人,他也没有及时了解到,所以在选校上帮助很少。”
在选校上走了太多弯路的小舟,到2021年的3月,已经非常焦虑。雪上加霜的是,就在小舟想要去找导师加申几个项目时,又被告知导师有其它全职工作,留学中介的工作只是兼职,因为忙不过来所以不再带学生。即使后来留学中介又给小舟换了一个国内本科出身的导师,提出了很多选校上有用的建议,但时间上早已来不及。
申请季快结束的时候,小舟手里只有一个不太满意的offer。
更令小舟感到无法接受的是,2021的崩溃截止到这里并没有完全结束。除开导师,留学中介还给每个学生都分派了一个公司的全职员工,主要职责是监督导师。因此这个人也在她和导师建立的微信群里。“后来他才跟我说他一直觉得我的背景比较适合管理学,之前有像我这样的学生也申请到了top10的管理学。我当时就很崩溃,我心想你早干嘛去了。”
说到这里,即便时隔一年,小舟的愤懑和难过也丝毫未减。她不理解为什么这个人明明有比较专业的建议,但却始终沉默。| 留学中介的广告,图源网络
对于同样早早确立了留学意向,没有过多犹豫就签约了留学中介的18级传播系lemon来说,留学中介给她的印象也不是很好,对焦虑的持续贩卖、中介人员参差不齐的素质以及高成本的退出机制都是她想狠狠吐槽的点。
留学中介在最初与她沟通时,采用了这样的话术:如果学生自己准备,在文书润色、网申填写、资料收集等方面都很容易出错,而他们非常有经验,可以有效避免这种错误。所以,当时的lemon并没有想过自己DIY的可能性,没有过多犹豫便签约了留学中介。这在现在已经结束申请的她看来,实际上是留学中介在不断贩卖并传播焦虑。
在准备文书的过程中,有一个让lemon印象非常深刻的细节:中介的文书里错将她的教育背景写成了新闻学,可在那之前,她从没说过自己是新闻学的学生,“大家好像都不认识传播学这回事儿”。这让lemon感到不可思议。与同学交流时,她了解到有的中介会在修改文书时犯下许多语法错误。
也因此,lemon认为中介其实是一个素质参差不齐的人群,而且往往只有在学生签约之后,才会知道它是否靠谱。当学生发现中介不靠谱的时候,其实已经付出了一定数目的报酬,退钱变得非常困难,还会投入额外的精力,占用准备申请季的时间。而这一切都是因为留学中介没有一个非常顺畅和低成本的退出机制,一切都非常麻烦。
不同于小舟和lemon提到的内容,17级社会学的橙子在签约留学中介后,指出了留学机构的另一个问题:冷门专业和热门专业所能享受到的资源丰富度并不一致。因为留学中介的导师大部分是已经申请成功的学长学姐,所以资源也集中在比较热门的方向。在橙子申请的艺术管理、戏剧表演研究等比较偏向艺术方面的专业上,所获得的资源其实有限。
21年的一切都尘埃落定后,没有足够时间进行补救的小舟选择再来一年。经历过一个申请季的她在复盘经历,总结经验教训时,发觉自己不能把错误完全归咎于留学中介。小舟坦言在第一个留学季,自己并没有很上心。这段经历也让她意识到,能否申请到自己的梦校,最核心的是绩点,最重要的则是上心。重来一年,小舟通过自己DIY的方式,如今也硕果满满。
与小舟的看法相似,意识到留学中介并不适合自己后,lemon更多地把精力放到了自己准备上,并最终获得了比较满意的结果。在总结这段旅程时,她同样强调了不要对中介抱有过高期待,自己掌握主动权的重要性。
18级软件工程专业的糖糖没有选择签约留学中介,而是全程自己DIY。在正式准备前,糖糖从学长学姐那里了解到了很多重要信息,包括准备过程的时间线等。2月份决定出国,3月份备考GRE,4月份找到实习,6月份期末考完之后准备托福,8月份结束所有的语言考试,开始准备选校事宜。接连不断的考试好像一粒粒滚珠,而糖糖则凭借自己的自律和认真得以把它们一粒粒捕获、相连,卡好每一道时间线,最后取得自己满意的结果。
有时也需要定心丸与计时器
不过与此同时,一些人认为留学中介在某些方面的帮助很有必要。最典型的就是文书的修改和确定,包括小舟在内,大多数签约中介的学生都在留学中介比较熟悉文书的套路和要求这一点上达成了共识。
除此之外,橙子觉得留学中介对她而言比较大的作用,就是心理安慰和提醒督促。“爸妈有时候会调侃我,说签这个中介其实就是为了稳定我的心态。”因为对橙子来说,与中介签约就相当于排除了保研、考研、就业这些选项,确定下了出国升学,从而帮助她摒弃杂念,全身心地投入到留学的准备中。而且导师的督促,留学中介提供的建议对她来说很有必要,能防止有时候因为犯懒而错过机会。
这一点上,18级心理学的阿鹿也深以为然。她在大四才确定要出国留学,因而,留学中介的存在对她来说,无异于一颗定心丸。在最短的时间内,留学中介迅速帮其理清了需要准备的资料,并尽可能地收集了她所需要的各种信息,包括院校、专业等。阿鹿觉得,自己前期与中介的沟通比较高效,从中介那里省出来的时间和精力,能够被更有效地用在备考雅思上,她也从而更有把握地申请项目。| 阿鹿的留学申请讨论组内的部分聊天记录
申请途中难免有意外发生,但好在橙子和阿鹿签约的留学中介,服务态度都比较好,提供的帮助也很及时。橙子签约中介的时间较早,时常在申请方向上摇摆不定,但每当她提出新的问题和想法,留学中介都在帮忙解决和耐心沟通。大二结束后,她提出改换申请方向,中介也及时提供了新的导师和相关资源。阿鹿则在通过初试后才得知,自己申请的那个专业今年调整了考试内容,增加了以前没有的面试环节。正在阿鹿为此感到心慌之际,导师立刻帮助阿鹿搜集了一些面试经验,稳住了阿鹿的心态。
仍在路上的观望者
当阿鹿走到申请季的终点时,20级数学学院的香蕉才刚刚开始她寻找留学中介的旅程。出国读研的念头早在高中时便在她脑海中生根,她好奇大洋彼岸的另一种生活,也向往国外为学生提供的优质学术资源。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本打算在未来独立完成国外院校的申请工作。
“感觉我是在被身边的人推着走。”提起改变想法的原因,香蕉如是说。看到身边同样有留学意向的同学纷纷签约了中介,她也开始考虑放弃DIY,并在一些朋友的推荐下断断续续接触了几家中介。然而,了解到的情况并不让香蕉满意——她想要更个性化的服务,但许多中介却像是在“贩卖套餐”,个别中介甚至可能出现一个导师辅导许多学生、精力被大幅度分散的情况;还有一些中介在交流过程中试图降低学生的心理预期,让她感觉自己在被pua。
即便接触的过程并不如预期中顺利,香蕉签约中介的想法还是日渐坚定。因为她自认为自己并不是一个勤快的学生,对留学的流程也缺乏了解,很多时候会需要别人来push她和帮忙整理信息,而留学中介无疑可以为她提供这样的服务。只是在选择哪一家中介机构这个问题上,香蕉还在等待父母来上海为自己把关。她认为自己现在的重中之重并不是马上找到一家心仪的中介并与之签约,而是提高绩点和找一份不错的科研或实习。
比起香蕉的犹豫不定,19级管理学院的骆驼的决定则做得比较干脆。骆驼一直认为“人生当中应该有一段去外面去看看的经历”,但由于家人不支持,她先后放弃了去国际高中和港大就读的机会。这一次她不想再错过。在和某家知名留学中介接触了几次后,她便果断选择了与其签约。
骆驼其实并未对留学中介抱有太大期望,只是单纯地希望能有一个人时刻提醒她应该如何去做。她相信在申请国外院校的过程中,大部分的准备还是要靠自己,中介并不能在绩点、实习和语言成绩等关键方面帮助到学生。她在签约前曾经咨询过一家工作室,对方也认为以她的能力完全可以独立完成申请。
lemon对此持有相同的态度。已经拿到心仪offer的她回望自己的申请季,感慨道:“去年听宣讲的时候我还不信学姐们说都可以DIY,现在自己走过一趟我真的信了。”她表示,大多数的复旦学生都有非常强的信息检索和整合能力,只要愿意多花一些时间,DIY也可以申请到不错的院校。lemon建议学弟学妹们可以先多看一看各种论坛上的经验帖,确定申请的大致方向和目标,再考虑是否要和中介签约。即便真的要签约,也可以只购买中介的文书修改服务,她认为这是中介提供的服务中最具有价值的一部分。
19级计算机专业的Yuki便属于不愿意在信息整理上花太多时间的那一类人,繁重的课业和科研任务占据了他的主要精力。所以即便他同意“签约留学中介是在花钱买完全可以自己完成的服务”这一说法,他仍然选择了签约。签约前他也担忧过是否会有一些不好的体验,就像他在网上看到的不少吐槽贴中写的那样。所幸他担心的都没有发生。导师回复信息的速度很快,解决了Yuki许多关于留学申请的疑惑,也为他提供了一些院校的相关信息。
在Yuki的想象中,在国外升学后不会像现在一样繁忙,学校也不会那么重视学生的应试能力,他可以花更多时间去欣赏不同的景色,感受不同的文化,体验不同的生活。这是Yuki从很小的时候开始便憧憬着的。他爱听英文歌,也喜欢看美剧,剧中描绘的生活让他向往,去旅游的前一夜常常会因为激动而睡不好觉。
如果把申请的过程看作一段通向另一种生活的旅程,那么总有一些人在路上,他们是曾经的小舟、lemon、橙子、阿鹿、糖糖,也是此时此刻的香蕉、骆驼和Yuki。在这段路途走尽之前,没有人知道属于自己的那个终点站会是什么模样——是意外收获来自“女神校”的offer?是稳稳拿下保底项目?还是满怀遗憾不得不gap一年?糖糖曾用“痛苦”形容她漫长的申请季,但她都咬着牙挺过来了。最后,当一切尘埃落定,她感谢自己走过的每一步。
文中小舟,lemon,糖糖,橙子,阿鹿,香蕉,骆驼,Yuki均为化名
原标题:《留学路上的选择:是否签约中介?》
阅读原文
湃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共有:995人留言! 共有:995人喜欢本文!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李浩源 说: 不失为富家翁!
王琦彤 说: 坚持就是胜利
李春霞 说: 这说的有道理啊
李自翔 说: 写得好,必须顶
张耀雨 说: 写的真好啊,说出了我的心声
加载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