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中东地缘政治生变?拜登任内首访的得与失

拜登基于遏制中国与俄罗斯的需要,不惜改变立场,首访沙特阿拉伯,引发国内外很多人的反感

拜登基于遏制中国与俄罗斯的需要,不惜改变立场,首访沙特阿拉伯,引发国内外很多人的反感


文:潘锡堂
美国总统拜登日前访问中东,先后走访以色列、沙特阿拉伯,在利雅得出席“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海合会)扩大九国峰会。其实,访中东并非拜登政府的当务之急,但拜登认为高通胀导致他的民调下滑,而油价又是推升通胀的主要动力,所以他必须走一趟中东,希望促成波湾国家增产石油,把油价压下来。同时,拜登此行体现了美国采取了“战略收缩”态势,愿意跟该地区非民主国家交往。
事实上,拜登基于遏制中国与俄罗斯的需要,不惜改变立场,首访沙特阿拉伯,与涉嫌下令杀害沙国异议分子、《华盛顿邮报》记者卡舒吉的王储穆罕默德会面,引发国内外很多人的反感。拜登解释此为“无奈的唯一选择”,似乎暗示“修昔底德陷阱”是中美竞争的宿命。拜登在出发前即强调,“作为总统,我的职责是维持国家的强大与安全。我们必须反击俄罗斯的侵略,让自己处于胜过中国的最佳状态”。拜登在访问中东期间更两度指出,“美国不会在中东留下真空,让中国、俄罗斯或伊朗乘虚而入”,说明了防止中国势力范围的扩张才是他的终极目标。以色列与波湾国家目前的共同焦点是伊朗。

以色列与波湾国家目前的共同焦点是伊朗。


拜登中东行的重头戏,乃与“海合会”六个成员国,加上约旦、埃及、伊拉克,共商大计。会前,拜登逐一与个别国家领袖进行双边会谈,听取意见。值得注意的是:1、中东国家都看得出来,美国意图自此地区脱身,然而美国在中东的影响力却在消退中,因此没有任何国家愿意配合美国和西方国家主导的制裁俄罗斯行动,由此可见一斑,面对国际油价飙升和美国汽油大涨,波湾国家仍与俄罗斯在“OPEC+”框架下协调坚不增产;2、当前的中东议题焦点,已不再是以巴问题。周边国家不再视以色列为寇雠,彼此关系开始正常化,以色列与波湾国家目前的共同焦点,是伊朗及其革命卫队所支持的颠覆力量——包括真主党和也门青年军。他们也担心伊朗的核武发展,担心美国想要与伊朗缔结核协议,抛弃对中东的安全义务。
正因如此,拜登利用此次的中东行,重新向盟国提出保证:美国并不会从中东消失,声称伊朗绝不能获得核武。更重要的是,美国要把因应俄罗斯攻打乌克兰的北约模式在中东复制,要在中东建立一个共同的弹道防御系统“中东防空联盟”。美国也想在此地区推动一个“I2U2”的区域组织,包含以色列、印度、美国、阿联酋等四国。拜登在以色列时即举行了第一次视频高峰会,主要议题是粮食安全与清洁能源。此为美国“印太四方安全对话”(Quad)的“中东版”。美国的总体目标应是确保美国在中东地区之领导地位。

美国的总体目标应是确保美国在中东地区之领导地位。


拜登中东行最尴尬的是,他在会晤东道国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时,再度提起卡舒吉一案,如今拜登有求于人,只好点到为止。拜登稍早已撰文为此打预防针,称访问的目的在于重新定位两国关系,使关系不致于破裂。据悉,美国与沙国已达成石油增产共识,但明确将等9月的配额协议到期后,沙国才会提高石油产量。由此可见,拜登冒着被国内批评的政治风险坚持与会,足以证明他已有深刻的危机感。有鉴于中国已正式邀请沙特阿拉伯、伊朗和埃及加入“金砖集团”,并已在该地区发展5G,借此和美国互别苗头。即使在包括以色列在内的中东地区,中国在此地区的长期经营,已非拜登一次访问就可以扭转。沙特阿拉伯就公开表示,中国是沙国重要的贸易伙伴、能源市场与投资者,美国在许多方面也是沙国的头号伙伴。美国的总体目标应是确保美国在中东地区之领导地位。

美国的总体目标应是确保美国在中东地区之领导地位。


总之,世局变化莫测,已非单一国家能够掌控,拜登上台一年半以来,坚持全面遏中路线,多数国家期待在安全领域获得美国的支持,但经济领域却与中国有不可切割的相互依赖性,拜登政府若坚持在竞争中一定要“击败”对手,结盟政策将徒劳无功。事实上,中美利益交集处远超过冲突处,即使在最敏感的俄乌战争上都是如此。
再进一步言,拜登也深知如果继续在中东说教,只能暴露自己的短处而已。反之,中国展现出“将心比心”的态度,自然较能得到中东国家领袖的首肯。长久以来,伊朗堪称此地区美国的心头大患,美国担心有俄、中在背后撑腰,更会造成此一地区的持续紧张。
美国的总体目标应是确保美国在中东地区之领导地位,拜登已开始调整美国的战略思维,透过深化双边交流,借以经营所谓的关系平衡,乃不二法门,拜登此次与会并启动美国和非民主国家的对话,就是具体实践的例证。
(作者系台湾淡江大学中国大陆研究所教授、海峡两岸学术文化交流协会副理事长)
中东,美国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共有:835人留言! 共有:835人喜欢本文!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